• 微信图片_20201215112340.jpg
    如何理解“砍一刀”成为了一种社交新方式
    2021-04-07 19:03:00  来源:东方网  作者:刘远举  
    1
    听新闻

    近日,上海一位律师因为在拼多多砍价但始终差“0.09%”,于是起诉了拼多多。律师的起诉,反映了一些长久的抱怨,其直接原因当然是拼多多在用户预期管理上还有提升空间,促销玩法还可以更加透明。

    不过,这种抱怨也源于诸多误解。其实,免费拿、砍一刀不过是源远流长的商业促销的最新发展。改革开放后最早的促销,出现在上世纪80年代。1986年春节前,傻子瓜子因销量不佳,在全国率先搞起了有奖销售,头等奖品是一辆上海牌轿车。从未见过如此巨奖的消费者,欲望一下被激发起来,傻子瓜子也因此创下销售记录。但活动只进行了18天,一纸文件,宣布停止一切有奖销售活动。当年傻子瓜子的老板年广久血本无归,公司也跌倒低谷。但其实,是早有人看不惯年广久的一些做派。那个时代,公司财务也多不规范,导致他被人举报贪污入狱。

    事实上,商业促销最初也招致诸多批评,但其生命力源于市场经济本身的顽强,年广久之后,奖励轿车、返券、抽奖、买N免1、前N名N折等多种形式被不断的发明出来。砍一刀、免费拿,则是传统促销手段在互联网时代,基于社交网络的最新发展。

    这种商业促销形式,当然不是免费向消费者派发福利的慈善,也是互联网营销的套路之一,但也不能说是欺诈、传销,而是一种营销手段。有人一提营销就觉得反胃,可从经济学上来看,营销只是一个中性词。不营销,商家的东西可能就卖不出去。商家背后,也有宣传、就业、社保等各种压力。每一个商家背后,也是千家万户。相比其它套路,砍一刀更显“良心”,拼多多已送出大几百万件实实在在的高价商品。

    拼多多“砍价免费拿”负责人表示,本期参与的商品超过1200余款,已送出709万件。消费者已免费领取小度在家智能屏74.9万件,格兰仕烤箱52.3万件,还有雅诗兰黛、海蓝之谜、飞利浦、松下等国际品牌。

    这是因为在互联网时代,商业促销的功能被极大的拓展了,在功能上也从单纯促销变为了促销、拉新、激活用户,引导用户心智向娱乐的转变。而正因为其实现的功能更多,平台受益越多,所以,在优惠力度上也可以做到更大力度。

    那么,为什么抱怨还很多?

    首先,源于舆论的系统性偏差。

    拼多多的免费拿、砍一刀非常成功,现在很多商家都在模仿。拼多多是一家利用社交网络非常成功的公司,它的基因是“Costco+Disney”,它从社交网络中获益颇多,自然也可以反馈给社交网络更多实惠。所以,他的促销力度也更大,更有影响力。拼多多的这个特征与打法,其他平台无法做到。即便有这个想法,也无法利用微信的社交网络;即便能利用微信的社交网络,也缺乏“Costco+Disney”的基因。

    越成功,引发的抱怨就会越响亮。多年前,我买的三星显示器坏了,去售后维修,到了售后处,坏的显示器堆积如山,人来人往。回来路过一家国产显示器的售后,冷冷清清。显然,这不是三星的质量不好,而是三星的销量大了很多,不是一个数量级的。

    显然,误认为三星显示器不如国产,或者认为拼多多的“砍一刀”招人厌,都是对于现象的错误解释。如今,京东、淘宝、滴滴……类似活动都不少。甚至连房地产广告都学会了百亿补贴、“砍一刀”、免费拿。

    其次,网上促销玩法,把所有人拉在了同一个场域。

    就像之前打车的大量补贴,互联网平台是愿意为新用户投入实实在在的补贴的,拼多多自然也是如此,送出的东西是实实在在的。但是,拿到1000元的东西,肯定需要付出相应的一系列操作,毕竟,这是促销不是慈善,所以,“难”是正常的。

    很多人有这样的经验,家里塞满了购物所赠的各种各样的锅,还有各种厨房小家电。送人?似乎亲戚朋友都有很多。但是,如果真是这样,市场上这些东西不应该都卖不掉了吗?而现实是,还有很多人得自己掏钱买。也就是说,基于不同的消费能力,对一个群体来说,是毫不费力的免费赠品,对另一些人来说,则是需要真金白银掏钱去买的东西。

    平时,在线下商店中,不同的人群有着某种程度上的分割,但互联网的促销是打通所有人群的,把所有人拉在了同一个场域。但显然,促销只能按照最主流的人群来设计。中国的平均收入并不高,还有6亿人月收入1000多元。更直白的说,免费拿所需要投入的时间,不会按律师一小时的收费来计算,而会按一个底层打工者的一小时工资来计算。

    系统性偏差也由此出现。

    第三,源于人群的系统性偏差。

    其实,被一些人吐槽的免费拿,在另一些人眼中,已经成为一个既实惠,又好玩的事。现在,已经成为“豆瓣抠门小组”的必杀技,很多人在这里聚集、交换技巧、相互帮助。而且,这还是在文艺青年聚集的豆瓣,用户的收入水平并不算低。

    实际上,参与“免费拿”的大部分人群是四线城市的低收入群体,这些人锲而不舍,最后拿到免费的商品。通过免费拿,很多退休的中老年人第一次体验了小度在家智能屏、居家带娃的宝妈用上了雅诗兰黛等。对于这类群体,免费拿并未伤害人际关系,反而拉近了淡薄的人际关系,尤其是退休在家的中老年人。某种程度上,免费拿成为了一些中老年人的社交新方式,通过免费拿,激活了社交,重新找到了社交的乐趣。很多人抱怨自己的父母沉迷于拼多多,而事实上,父母从这款软件里获取的补偿心理、社交快乐,可能是子女无法体会的。

    特别对低收入者而言,愿意花时间,通过免费拿获得实实在在的生活用品。但另一方面,他们在互联网上并没有话语权、声音也不大。高收入人群,他们意愿不强,不愿意花时间进行到最后,尝试几次后就会放弃,也很容易产生抱怨。我们在舆论场上看到的抱怨很多,可现实是,很多真的花了时间免费拿的人,拿完就去拼下一单了,他们也不会上网发声。

    于是,抱怨压过了惊喜。但是,这仅仅是表象的错觉。

    第四,源于不同人群的收益结构。

    各种促销有各自的玩法,国贸商城、燕莎友谊商城的促销与costco的促销玩法肯定不一样。对于三四线城市的低收入人群而言,拼多多的好处,是能让他们花点时间,获得免费商品。而对于高收入人群,一般在初步判断后,就会选择适合自己的方式。所以,对于高收入人群,一般并不会轻易去玩拼多多的免费拿。

    当然,作为社会的意见领袖群体,律师的敏锐是好的,值得赞赏的,与社会公共利益是激励相容的。但是,低收入人群,那些积极参与砍一刀,并从中获得优惠的人的利益,也不应该被完全忽视。(作者为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)

    标签:
    责编:路航 易保山
    下一篇
    欧美老熟妇欲乱高清视频,日本熟妇hdsex视频,不戴乳罩露全乳的熟妇,性直播视频在线观看免费 网站地图